主页 > K生活港 >宽中生父亲不怪校方‧“儿被打是我教子无方” >

宽中生父亲不怪校方‧“儿被打是我教子无方”

浏览量:253

点赞:691

更新时间:2020-07-04

点击次数:453次

宽中生父亲不怪校方‧“儿被打是我教子无方”(柔佛‧新山)17岁宽中男生退出私会党却遭党内人士动用“私刑”,以致头破缝12针左手骨折事件,伤者51岁父亲林顺强指出,他没有怪责校方,并自认是自己教子无方。林顺强说,他对校方没有任何要求,也不会特意要求校方採取行动,事情的发生,大家都有责任,不能只是单方面的指责。他今日(週六,7月10日)早上11时左右携带受伤的儿子及家人到宽中校园,主要为孩子向校方请假,以及说明事情发生过程。不过,由于校长当时开会,林顺强一行人于是与训导处副主任苏道生会面,苏老师较后会将林顺强的谈话内容做成报告,以交由校长审理。林顺强表示,儿子被殴伤后,校长已经来过电话慰问,而他也认为应亲自带孩子到学校做进一步解释和说明。“这件事情并不在校园内发生,但为了避免引起对其他学生的影响,我觉得应该到学校走一趟,把事情说清楚。”“我们已经报了案,警方週五(7月9日)向我孩子录取口供,同时回到事发现场搜集资料和证据,事情就交由警方处理和调查。”头部扫描证实无碍至于孩子的伤势,他指出,孩子头部经扫描证实已无大碍,手部等伤势属皮外伤,在家休养2天后,週一便可返回学校上课。在新山宽柔中学就读高中二的伤者,是在去年和朋友加入私会党,今年他经过思考后决定退党,对方却以要打他一顿做为代价,伤者只好答应。週五下午6时许,约二三十个男子开着5辆轿车,把伤者载到新山百万镇甘榜诗尼邦一个偏僻红树林芭,其中一人动手打他,其他人则围观。该二三十人皆是校外人士,年龄介于十余岁至30岁,当中有两三人与伤者相识。动手的男子随手拿一支相信是钓鱼友丢弃的竹制钓竿,往伤者的头和身上狂殴,导致伤者头破血流,过后一群人将他遗弃现场离开。伤者是于下午约6时50分,被经过的公众发现,将他送往诊所疗伤,同时联络伤者父亲。不怕私会党寻仇林顺强指出,虽然儿子经历这此事件,但他不担心或害怕私会党会再找儿子的“麻烦”,因为这毕竟不是仇恨问题。他说,他认为事件纯粹是孩子们好玩,涉及事件的一些人士也是其孩子的朋友。“由于週五我们处理完毕事情后已经是深夜,週六赶着来学校,所以我还未详细询问过孩子,我会找时间跟他谈。”家人安排载送孩子林先生表示,孩子应该不会对事件存留阴影,但今后若校车在课外活动时段无法接载孩子,家人会安排载送。随同家人到校的伤者,在会面时段结束后匆匆步行上车,并在车内等候父亲,没有向记者发表谈话。警掌握涉案者身份新山南警区主任再努汀说,涉及殴打宽中生的男子年龄20多岁,警方已经确认涉案者的身份,将即刻展开逮捕行动。他表示,根据了解,被打的宽中生是因为去年11月加入私会党后,现在决定退出而被打。警方已经援引刑事法典324以武器伤人条文调查此案。他指出,案件是于週五傍晚6时50分在新山百万镇甘榜诗尼邦河边附近的红树林芭内发生。伤者被打得头破,缝了12针、身体多处受伤。校方:调查事件始末新山宽柔中学校长许宗森指出,校方将会调查17岁男生退党遭殴伤事件的缘由始末,包括事发的动机、过程等,才能定夺接下来将採取的行动。“警方已经在处理这起事件了,虽然事件在校园外发生,但校方仍会查明原因。”许宗森说,他週六早上8时许联络伤者父亲给予慰问,由于需开会,他于是安排训导处副主任苏道生接见家长,初步了解事件经过。至于伤者会否因此面对纪律处分,许宗森表示,现在谈这个问题还言之过早,因为校方的调查未有结果,他无法奉告。他强调,校方绝不容许校园私会党存在,学生若面对私会党威胁,可以告诉老师或主任,校方必定严正看待学生的问题,绝不姑息私会党徒横行,影响校园学习风气。绝不容许校园私会党“学生如果不敢跟老师讲,一定要告诉家长,家长可以把情况向校方反映,由校方来採取应对行动。”许宗森表示,校方一直以来都很严肃关注私会党入侵校园的问题,之前他在担任训导处主任期间,曾经因学生参与私会党群殴而一次过开除10名学生。许宗森认为,严格而言,学生加入的党派只能形容为“街头党”,但如果这些党派有小动作譬如向学生收保护费、欺负弱小学生、召学生进党等,校方一定会採取行动对付他们。魏家祥:受黑帮威胁应报警针对17岁宽中男学生因要退出私会党而被处于私刑打伤,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表示,那些面对私会党问题的学生,不应自行解决问题,反之应向家长及校方寻求协助,并勇于向警方举报,以免助长了私会党不法之徒的威风。他说,在这起事件中,被打的学生能认出其中两三人,所以必能协助警方揪出及逮捕所有涉案者。“动用私刑者肯定违法,围观不动手的同谋亦有知情不报之罪,理应一併受到对付。”他表示,其实,校方及家长犹如学生的保护伞,“双伞齐下”肯定能根治问题。任何牵涉到校外人士的犯法行为,都应该交由警方处理,让警方採取行动逮捕所有涉案者。促警即刻行动他说,私会党魔爪伸入校园活动看来又活跃起来,是时候结合各方力量,展开刬除此害的运动,不能任由歪风继续滋长。他表示,警方必须马上行动,将这二三十名不法之徒一网打尽,将他们全部绳之以法。另外,他对被打的学生,知道自己将“受刑”,却不第一时间向家长及校方举报,反而愿意接受所谓的“刑罚”的作法想不通、猜不透。他说,17岁的学生理应已经懂得分辨是非黑白和对错,哪些事可为,又哪些不可为了。“在这件事上,虽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要承担,也勇于承担后果,可是这种果敢用在这里就成了歪理。”多年前曾受邀到新山宽中主讲学生如何应对私会党讲座,近年来多次也与宽中校长合作的魏家祥说,宽中的校风严谨,很少发生此类事件。许宗森校长是一名不向恶势力及压力低头的校长,绝对有能力应付与解决这类问题,这纯属独立个案。他也促家长们一旦面对同样问题时,更要勇于向警方举报,也要改变“他们在暗、我们在明”的心态,因为这种心态只会纵容不法者为所欲为。‧2010.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