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佳生活 >林吉祥: 应简化程序 自动登记选民迎合时需 >

林吉祥: 应简化程序 自动登记选民迎合时需

浏览量:621

点赞:560

更新时间:2020-07-17

点击次数:639次

林吉祥: 应简化程序 自动登记选民迎合时需

针对伊斯兰党青年团支持选委会提出的自动选民登记系统,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表示他同样赞成此政策落实。

他说,他也多次在国会建议政府设置自动选民登记系统,但政府至今没有回应。

林吉祥也是振林山区国会议员,今午为士姑来州选区和彭加兰林丁州选区社区中心联办的警民对话会主持开幕,向媒体发表谈话。

陪同出席者有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医生和彭加兰林丁区州议员邹裕豪等人。

努沙再也警区高级调查官法鲁斯、新山北警区高级查案官陈胜利、安隆警局局长黄治雄也有出席。

林吉祥指出,是时候落实国民自动登记成选民的系统,这符合时代脚步,以纽西兰为例,该国设有自动选民登记系统,甚至在大选前一个月或前一天都能够更新资料。

个别登记程序复杂

他说,据他所知,早前选举委员会不接受自动选民登记系统的建议,理由是因为不相信国民登记局,该会认为国民资料库不够准确。

“但国民必须个别申请登记,程序上更加复杂和不方便。”

他表示,政府应尽快设置自动选民登记系统,相关的程序也应简化和迅速完成,避免麻烦国民。

扣留室成歹徒交流地?

居民黄荣麟指出,扣留室已经成为歹徒分享经验、交流和“提高专业”的地点,相关嫌犯被释放后,犯罪组织更大。

针对这问题,努沙再也警区高级调查官法鲁斯指出,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

他说,被扣者有权力在扣留室内发言,而且各警局的扣留室都关着许多人,不是一人一间。

他说,如果有人曾被扣留,并在扣留室察觉相关歹徒“交流”的情况,警方希望他们提供情报。

大耳窿街招到处贴 居民:为何捉不到?

旺地花园居民反映大耳窿非法借贷贴纸猖狂乱贴,现在就连住家前的大垃圾桶也成宣传版,警方就此出示数据,显示至少已经逮捕10名大耳窿,但居民并不满意答复,认为警方可以再尽力。

居民黄先生今午出席士姑来州选区和彭加兰林丁州选区社区中心联办“警民对话会”,在问答环节中再三责问警方,为何大耳窿非法借贷贴纸的联络号码那幺明显,警方就是抓不到人。

新山北警区高级查案官陈胜利回应时说,最近警方曾到皇后花园、大学城和努沙再也拆除大耳窿横幅,也在数项行动中逮捕多名大耳窿和跑腿,包括在皇后花园汉杜亚路抓到7人以及在五福城抓到3人。

需居民充当眼线

他说,从事非法借贷生意的人很多,比如从吉隆坡移师阵地到新山的大耳窿。这批人在警方严厉检举时就逃回去,不久后又重来,让警方措手不及,所以警方需要居民充当眼线,提供线索。

他说,警方接到居民针对大耳窿报案的,并非是大耳窿宣传伎俩,反而是投报人还不起钱,要警方帮忙保护。

“欠债人认为报案后,阿窿被警方抓走他们就不用还钱。有时,人被抓了他们过后就销案。”

他说,非法借贷宣传贴纸的联络号码,很多时候不是大耳窿本身的号码,上了法庭辨认程序相当复杂。

乱贴街招执法权在市会

尽管如此,黄先生还反问警方,为何新加坡可以通过联络号码抓到大耳窿,以及该国不会有非法借贷贴纸到处贴的问题。

陈胜利补充,乱贴在垃圾桶或公共场所的贴纸,执法权在市议会。

他强调核心问题是只要居民不要向大耳窿借钱,即使宣传再怎幺多,都不会有事。

巫程豪:减低罪案 从学校开始

巫程豪致词时说,要把社区治安管理好,必须从教育着手。

“比如说逃学问题,减低罪案从学校开始,不让罪犯或私会党渗透学校。”

他说,孩子的问题,代议士可以给予协助,例如找有经验的人处理。

他建议警方增加学校和社区的巡逻次数。

他说,该社区中心每年举办警民对话,并选择购物广场为举办场地,让居民在轻松的环境下和警方拉近距离。

游乐场赌博活动活跃 检举600次捕400人

针对新山北警区管辖内游乐场赌博活动活跃,陈胜利指出,警方过去3个月已经展开逾600次的检举行动,400人被捕协助调查,60宗被定案,40宗已经带上法庭。

他说,游乐场赌博活动无法消灭,一些地点更是屡次检举仍“存在”,是因为业者能出示营业准证。

他说,业者能出示准证,警方不能做些什幺,否则会被投诉滥用权力。地方政府应该做点事。

居民可“监视”警方工作

此外,他说,居民无需怀疑全国警察总长打击马机赌博活动的决心,因为任何警区的马机赌博活跃,相关警区主任被调走。

他说,如果居民还是不信,他们可以举报相关马机投注站后,在附近观察,如果警方没有在短时间内采取行动,可以投诉警方。

警方改善设备无需当面认匪

士姑来八哩半居民阮希平反映,朋友家进贼警方隔天抓到匪徒,但是却要朋友面对面认人。

陈胜利承认,过去新山北警区一些警局,没有报案人认匪时的黑玻璃保护,但这问题已经逐步改善。

他说,除了设备不足,警方要报案人当面认匪,另一目的是防止报案人看不清楚嫌犯的样貌。

“有试过案件带到法庭时,辩护律师询问证人认人时的情况,证人才透露光线不足或看不清楚。所以面对面确认嫌犯,嫌犯就脱不了身。”